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放大学外语空中课堂&手机学院

人工智能+金融+教育+汽车+太阳能蓄水(预测2018干旱)

 
 
 

日志

 
 
关于我

宁静致远 专心致志 持之以恒 风雨无阻勇往直前,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英译文的逻辑功能分析  

2010-04-05 09:27:10|  分类: 翻译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 本文从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的逻辑纯理功能角度对杜牧的《清明》一诗和它的六种英译文作了初步的探讨;从分析中可以看出,小句与小句之间存在着语义关系,这种语义关系是通过语言形式来体现的;不过,英语和汉语的体现情况不尽相同。虽然不同的译者可能采用不同的翻译手法,但他们对语篇中小句之间的语义关系的把握基本是一样的。本文的分析表明,对译文进行功能语言分析是可以给译者带来启示的。

[主题词] 功能语言学、古诗英译、翻译、《清明》

1         引言  

唐代诗人杜牧的《清明》一诗脍炙人口,家喻户晓,它通俗易懂,朗朗上口。我们曾用系统功能语言学家韩礼德(1994)的经验纯理功能(Experiential Metafunction)、人际纯理功能(Interpersonal Metafunction)和语篇纯理功能(Textual Metafunction)对这首诗进行分析(见黄国文2002a,2002b,2002c)。本文准备从逻辑纯理功能(Logical Metafunction)角度对这首诗进行探讨。

本文的讨论属于古诗英译问题研究,但与国内很多学者的做法有些不同。国内很多人在探讨古诗英译时都会提到“意美”、“音美”、“形美”这些标准。对于这个译诗标准,有人表示赞成,而有人则表示反对。从目前的情况看,翻译界还无法有普遍认可的古诗英译标准。笔者无意加入这场关于“意美”、“音美”、“形美”的争论,因而本文也尽量避免涉及“三美”问题。

关于韩礼德的逻辑纯理功能(以下简称“逻辑功能”),有不少学者(包括韩礼德本人)把它看作是与经验功能结合在一起构成概念纯理功能(Ideational Metafunction)。Thompson(1996/2000)把逻辑功能看作是与经验纯理功能、人际纯理功能、语篇纯理功能并列,单独讨论。我们认为,这种做法也未尝不可,在语篇分析中更容易操作。纯理功能是系统功能语言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有关它的基本内容,可参见Halliday (1994)、Thompson (1996/2000)、胡壮麟、朱永生、张德禄(1989)、黄国文(2001)。  

2         关于逻辑功能 

逻辑功能指一条消息(Message)与另外的消息之间的关联情况。在形式体现上,就是小句与小句之间的连接情况,即小句与小句之间的连接、合并情况。这一功能主要是在小句复合体(Clause Complex)中起作用。通过对小句复合体的逻辑功能分析,我们可以确定小句与小句之间的语义关系。

如果两个或更多的小句组合在一起,便构成了小句复合体。小句与小句之间存在着一定的逻辑语义关系。根据系统功能语法,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考察它们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

一是相互依赖情况(Interdependency)的类型:构成小句复合体的小句之间既可能是并列关系(Parataxis),也可能是从属关系(Hypotaxis),这是它们之间的相互依赖情况。例如:在下面例(1)中,两个小句的相互依赖情况的类型是并列关系,而在例(2)中则是从属关系:

 

(1)    Henry is rich but he is sad.

(2)    Henry is sad although he is rich.

 

二是逻辑-语义关系(Logico-semantic Relations):小句与小句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是首要句(Primary Clause)与次要句(Secondary Clause)之间的关系,即扩展(Expansion)或投射(Projection)(参见Thompson 1996/2000:F41-47, 196-211)。例如,在下面例(3)中,次要句he ran away对首要句John didn’t wait进行扩展(具体地说,次要句he ran away对首要句John didn’t wait进行解释):

 

(3)    John didn’t wait; he ran away.

(4)    Helen said, “I’m very happy.”

 

在例(4)中,次要句“I’m very happy.”通过首要句Helen said 被投射出来。在这里,Helen said是投射句(Projecting Clause)。而“I’m very happy.”则是被投射句(Projected Clause)。

从逻辑-语义关系角度看,扩展是指一个小句对另一个小句的意义作补充、说明,这种补充、说明由三类语义关系体现:(a)解释(Elaboration),(b)延伸(Extension),(c)增强(Enhancement)。解释、延伸和增强这三种关系都可出现在并列结构和从属结构之中。(i)解释关系指的是第二个小句对第一个小句的内容进行扩展或说明;用于表示并列的解释关系的小句在语义上通常与第一个小句的内容是相近的或基本相同的,如上面例(3)。(ii)延伸关系指第二个小句对第一个小句的意义作些添加;含有用来表示并列的延伸关系的小句的结构大多数都属于传统语法所说的并列结构,例如:

 

(5)Helen came into the room, and she saw Henry playing chess with Alan.

 

(iii)增强关系指次要句对首要句在时间、地点、方式、原因等方面进行补充的情况。在主从结构中,用于表示增强意义的小句通常是传统语法中的状语从句(Adverbial Clause),例如:

 

(6)George no longer felt lonely after he met Michelle.

 

在并列结构中,用于表示增强意义的小句通常由so, and then, and yet等引导。

投射所涉及的内容主要包括传统语法中的直接引语和间接引语。在典型的情况下,投射指的是在一个小句复合体中,一个小句(即被投射句)的内容已在被投射之前出现过。例如,上面例(4)中的“I’m very happy.”是被投射句,在转述人(在这里是黄国文)说“Helen said”之前,“I’m very happy.”已经存在(即这句话已被Helen说过)。从被投射句的性质而言,它可以是原话引述(Quote),也可以是间接引述(Report)。上面例(4)中的“I’m very happy.”是原话引述,因为当时Helen就是这样说的,而在下面例(7)中,she was very happy是间接引述,因为当时Helen不是那样说的。

 

(7) Helen said she was very happy.

 

当时Helen说的是“I am very happy”,而在例(7)的转述中却变成了she was very happy,所以我们说它是间接引述。

 

3         《清明》一诗的逻辑功能分析

 

杜牧的原诗是这样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从逻辑功能角度看,《清明》一诗的四句话构成了两个小句复合体;第一句与第二句构成了表示并列关系的结构,两个小句之间的关系是延伸关系,即第二句在意义方面对第一句作了扩展、添加;诗人不但告诉读者清明时节的天气情况(环境),而且还说到这种环境中的人物(参与者)和他(们)的心境状况。因此,我们说第二句在意义方面对第一句作了进一步的说明、扩展。第三句与第四句构成的小句复合体表示的是主从关系,两个小句之间的关系是增强,即在意义的表达方面第三句是第四句的“因”:为什么牧童遥指杏花村,是因为有人问酒家何处有。当然,也可理解为“时间”关系:当有人问牧童何处有酒家时,牧童通过动作来回答(“遥指杏花村”)。无论第三句与第四句是“因果”关系还是“时间”关系,它们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都是“增强”。

从传统的篇章结构看,《清明》一诗的四句话分别反映了“起”、“承”、“转”和“合”。 周汝昌(见萧涤非等1983:1102)指出:这首“诗由篇法讲也很自然,是顺序的写法。第一句交代情景、环境、气氛,是‘起’;第二句是‘承’,写出了人物,显示了人物的凄迷纷乱的心境;第三句是一‘转’,然而也就提出了如何摆脱这种心境的办法;而这就直接逼出了第四句,成了整篇的精彩所在 ——‘合’。”根据我国传统的修辞学所做出的篇章结构解释与本文所说的逻辑功能有相似之处,但在本质上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

 

4  英译文的逻辑功能分析

 

关于《清明》一诗的英译文,我们收集到的有六种。为了叙述方便,下面分别以吴译(吴钧陶译,见张保红 1996:30)、蔡译(蔡廷干译,见文殊 1989:174)、孙译(孙大雨1997:435)、杨戴译(杨宪益、戴乃迭 2000:266)、万王译(万昌盛、王僴中1999:166)、许译(许渊冲2000:537)代表这六种译文。

下面我们对六种译文的小句/小句复合体)情况作些归纳。由于英译文是书面语,我们把标点符号作为分句的依据。(注)

            

  诗行

 

译文

1

2

3

4

吴译

/ It drizzles thick on the Pure Brightness Day; / I travel with my heart lost in dismay. /

小句复合体。并列结构,两个小句之间存在着扩展:延伸关系

/ “Is there a public house somewhere, cowboy?” /

小句。被投射句,但投射句没有出现。

/ He points at Apricot Bloom Village faraway. /

小句。

蔡译

/ The rain falls thick and fast on All Souls’ Day, / The men and women sadly move along the way. /

小句复合体。并列结构,两个小句之间存在着扩展:延伸关系。

/ They ask where wineshops can be found or where to rest ---- / And there the herdboy’s fingers Almond-Town suggest. /

小句复合体。并列结构,两个小句之间存在着扩展:延伸关系。

孙译

/ Upon the Clear-and-Bright Feast of spring | The rain drizzleth down in spray. /小句。

/ Pedestrians on country-side ways | In gloom are pinning away./小句。

/  When asked “Where a tavern fair for rest | Is hereabouts to be found”, / The shepherd boy the Apricot Bloom Vill | Doth point to afar and say. /

小句复合体。主从结构,两个小句之间存在着扩展:增强关系。

杨戴译

/ It drizzles endless during the rainy season in spring, / Travelers along the road look gloomy and miserable./

小句复合体。并列结构,两个小句之间存在着扩展:延伸关系。

/ When I ask a shepherd boy where I can find a tavern, / He points at a distant hamlet nestling amidst apricot blossoms./

小句复合体。主从结构,两个小句之间存在着扩展:增强关系。

万王译

/ The ceaseless drizzle drips all the dismal day, / So broken-hearted fares the traveler on the way. /

小句复合体。并列结构,两个小句之间存在着扩展:延伸关系。

/ When asked where could be found a tavern bower, / A cowboy points to yonder village of the apricot flower. /

小句复合体。主从结构,两个小句之间存在着扩展:增强关系。

许译

/ A drizzling rain falls like tears on the Mourning Day; / The mourner’s heart is going to break on his way. /小句复合体。并列结构,两个小 句之间存在着扩展:延伸关系。

/ Where can a wineshop be found to drown his sad hours?/

小句。被投射句,但投射句没有出现。

/ A cowherd points to a cot ‘mid apricot flowers. /

小句。

 

从上表可以看出,六种译文中各小句之间的关系基本是一样的。除孙译外,其他译文的前两句之间的相互依赖情况都是并列关系,它们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是扩展,第二个小句在意义上对第一个小句作些添加,因而是延伸关系。如果我们考虑孙译中两个独立小句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那也和其他译文的一样是“扩展:延伸关系”。

至于第三和第四句,由于吴译和许译分别采用了直接引语(“Is there a public house somewhere, cowboy?”)和自由直接引语和自由间接引语的混合体(“Where can a wineshop be found to drown his sad hours?”)(即被投射句),而引述句(即投射句)又没出现,所以它们都是简单小句。另外四种译文都是把这两行诗当作一个小句复合体。蔡译(/ They ask where wineshops can be found or where to rest ---- / And there the herdboy’s fingers Almond-Town suggest. /)把这两句当作并列关系,后一句对前一句的意义进行添加,所以两个小句之间的关系是“扩展:延伸”关系。孙译(/  When asked “Where a tavern fair for rest | Is hereabouts to be found”, / The shepherd boy the Apricot Bloom Vill | Doth point to afar and say. /)、杨戴译(/ When I ask a shepherd boy where I can find a tavern, / He points at a distant hamlet nestling amidst apricot blossoms./ )和万王译(/ When asked where could be found a tavern bower, / A cowboy points to yonder village of the apricot flower. /)也把这两句当作小句复合体,但它们之间的相互依赖情况是主从关系;由于依赖句(即次要句)的作用在于对首要句在时间方面进行说明,所以这两个小句之间存在的是“扩展:增强”关系。

值得说明的是,蔡译的第三句(They ask where wineshops can be found or where to rest ----)本身也是一个小句复合体,they ask是投射句,where wineshops can be found or where to rest是被投射句,是间接引述;严格地讲,被投射句本身也是一个小句复合体,两个小句(即where wineshops can be found 和where to rest)之间是解释关系。孙译(When asked “Where a tavern fair for rest | Is hereabouts to be found”)、杨戴译(When I ask a shepherd boy where I can find a tavern)和万王译(When asked where could be found a tavern bower)中的第三句也是小句复合体,也都含有被投射句,它们的投射句分别是 (he is) asked,I ask 和 (he is) asked。

孙译中的被投射句(“Where a tavern fair for rest is hereabouts to be found”)是原话引述,其他三种译文(即:蔡译:where wineshops can be found or where to rest ----,杨戴译:where I can find a tavern,万王译:where could be found a tavern bower)的被投射句则是间接引述。原话引述是指原封不动地把别人的话再说一遍,在形式体现方面表现为用引号把引述内容标示出来。

此外,孙译第四句(The shepherd boy the Apricot Bloom Vill | Doth point to afar and say)本身也是个小句复合体,第一个小句是物质过程(point),第二个小句是言语过程(say),这两个小句之间的相互依赖情况是并列关系,逻辑-语义关系则是“扩展:延伸”关系。孙译的第四句中的第二个小句(and say)是个省略小句(说话的内容没有表示出来),它的使用可能是出自“形美”和“音美”方面的考虑。如果从诗的意境的传达角度看,这个小句的出现可能会有“画蛇添足”之嫌。

 

5         意合与形合分析

 

一般认为,英语注重“形合”,而汉语则注重“意合”(见连淑能 1993:48-63,伍雅清1994:152-162,刘英凯1994:163-178)。说英语注重形合,是因为它常常采用表示连接意义的词语和结构来表示语言中结构与结构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说汉语则注重意合,是因为汉语中的词语或小句之间的语义关系常常不是通过表示连接意义的词语和结构来体现的,而是让语言使用者通过情景语境(Context of situation)和上下文语境(Context of co-text)来确定成分与成分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

通过对《清明》一诗的原文和译文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汉语的意合和英语的形合的差异。在英译文中,有明显的(1)照应(Reference)关系手段(如人称代词和指示代词的使用)、(2)省略(Ellipsis)的情况和(3)连接(Conjunction)的情况(参见黄国文2002c):

(1)       照应:吴译cowboy ← he (/ “Is there a public house somewhere, cowboy?” / He points at Apricot Bloom Village faraway. / ),蔡译:the men and women ← they (/ The men and women sadly move along the way. / They ask where wineshops can be found or where to rest ---- /),杨戴译a shepherd boy ← he (/ When I ask a shepherd boy where I can find a tavern, / He points at a distant hamlet nestling amidst apricot blossoms./ ),许译the mourner’s ← his (/ The mourner’s heart is going to break on his way. / Where can a wineshop be found to drown his sad hours?/);蔡译:there → Almond-Town(/ And there the herdboy’s fingers Almond-Town suggest. /)。

(2)       省略:孙译(/ When Ф asked “Where a tavern fair for rest | Is hereabouts to be found”/)和万王译(/ When Ф asked where could be found a tavern bower /)中都出现了同样的省略(he is)。

(3)       连接:蔡译(/ And there the herdboy’s fingers Almond-Town suggest /)中用了一个表示连接意义的并列连词and。这个连词的使用可能是出自形式方面的考虑。

使用照应、省略和连接的目的是为了更清楚地表达诗中各句之间的关系;这些衔接手段是英语形合的一种表现。

由于汉语不注重形合,所以才会出现“谁是‘借问’者?”和“‘行人’和‘借问者’是否是同一个人?”这类问题(参见黄国文2002b)。

由于英语注重形合而汉语则注重意合,所以英译文的词、句连接情况与原文的不尽相同。但是,从原诗各行和英译文的各小句的逻辑语义关系方面看,它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明确的。如果我们把英译文的逻辑语义分析与《清明》原诗的逻辑语义分析进行比较,就可发现,在这方面,原文与译文是非常相似的,有些地方甚至是一样的。

 

6 结语

 

本文通过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的逻辑纯理功能分析对杜牧的《清明》一诗和它的六种英译文作了初步的探讨;从分析中可以看出,小句与小句之间存在着语义关系,这种语义关系是通过语言形式来体现的;不过,英语和汉语的体现情况不尽相同。虽然不同的译者可能采用不同的翻译手法,但他们对语篇中小句之间的语义关系的把握基本是一样的。例如,尽管孙译把第一、二句都当作简单小句处理,当它们之间仍然存在着类似“并列:扩展:延伸”的关系。又例如,吴译和许译都把第三、四句当作简单小句来译,但这两对小句之间所存在的“从属:扩展:增强”关系是显而易见的。

本文的分析虽然是粗浅的、局部的、试探性的,但目前的分析似乎已表明,对译文进行功能语言分析是可以给译者带来启示的。

 

 

注: (1)六种英译文既有采用美式拼法,也有采用英式拼法。本文统一用美式拼法。(2)万昌盛、王僴中(1999:166)的译文中的第一句原文是“The ceaseless drizzles drips all the dismal day”,有误,其中的“drizzles”应为“drizzle”。 (3)为了节省篇幅, 英译文各行用“/”(或“|”)线隔开。

 

 

参考书目

 

Halliday, M. A. K. 1994.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2nd ed.). London: Arnold.

Thompson, G. 1996/2000. Introducing Functional Grammar. London: Arnold. /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胡壮麟、朱永生、张德禄,1989,《系统功能语法概论》。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

黄国文,1988,《语篇分析概要》。 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

黄国文,2001,《语篇分析的理论与实践》。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黄国文,2002a,“功能语言学分析对翻译研究的启示 ——《清明》英译文的经验功能分析”。《外语与外语教学》第5期。

黄国文,2002b,“《清明》英译文的人际功能探讨”。《外语教学》第3期。

黄国文,2002c,从语篇功能的角度看《清明》的几种英译文,见钱军编《语言学:中国与世界同步 —— 祝贺胡壮麟教授70诞辰学术论文集》,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连淑能 1993,《英汉对比研究》,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刘英凯1994,“英语形合传统观照下的汉语意合传统”,载刘重德主编《英汉语比较研究》,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孙大雨 译,1997,《古诗文英译集》,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万昌盛、王僴中 译,1999,《中国古诗一百首》,郑州:大象出版社。

伍雅清1994,“论英语与汉语的形合和意合的差异”,载刘重德主编《英汉语比较研究》,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文殊 选注,1989,《诗词英译选》,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萧涤非 等,1983,《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

许渊冲 译,2000,《唐诗三百首》,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杨宪益、戴乃迭 译,2001,《唐诗》,北京:外文出版社。

张保红,1996,“汉诗英译中意象的处理”,《外语与翻译》第3期。

 

(黄国文: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